第二章今天邻家哥哥回来,就不陪你吃饭了

她自认为自己是美的,至少是可以勾住男人新鲜一段时间的美,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就对着她的小脸叹过红颜祸水,所以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也比弟弟妹妹门严格一点。

以往有父亲庇佑,所以美貌对她来说也不是多大的祸事,可是三个月前的意外......

恍惚的想着,男人犀利的薄唇已经低下来,贴着小巧耳垂喃喃细语,听清,程方佳的俏脸也渐渐红了下来。

男人说,晚上,搬去我那里。

程方佳回家的时候,第一个迎上来的竟然不是弟弟妹妹。

“赵......哥哥。”逆光的人影太过熟悉,她双眸微眯,不确定的问道。

“几年不见,没想到阿程还认识我。”清朗俊雅的男人戏谑开口,君子如玉的身姿靠近,脸庞也渐渐鲜明。

“真是赵哥哥。”看清了,程方佳心里也很是高兴,瞬间好像整个身子的酸痛都消失了一般。

赵清明和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但是两年前突然出国之后,程方佳就鲜少再看到他。

现在冷不丁的,心里淡淡愁容不禁消散下来。

“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呢?”赵大哥回来她是真的高兴,所以说话时脑袋微歪,露出了难得的娇俏。

刚刚经过云雨的女人,脸上有着青涩和妖媚的混合,就像月光下缓缓绽放的昙花。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视线近乎有些贪婪的看着她,赵清明开口,微微痴迷。

两年,他的阿程也是长大了。

也坚强了。

看着她没有往日婴儿肥的轮廓,还有冷清的近乎凄凉的程家,赵清明的双眸闪过一丝心疼,只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回来陪她,同时一个想法更加坚定。

他要留下来,保护他的阿程。

男女对视而笑,女人背影柔弱看不清脸庞,男人长身如立双眸满是温柔,这样远远看着,倒还真有一股郎才女貌的味道。

“总裁。”一辆低调路虎内,前面的特助小心翼翼,试探的开口:“程小姐在那里,我们......”要不要过去。

对于这个明明放不下程小姐,却偏偏还死鸭子嘴硬的大总裁,特助同学心里是鄙夷的,可是明面上却不敢表现什么,吞了吞口水开口,尽可能的给大总裁铺一个大步流星的台阶。

男人的薄唇抿的更加犀利。

“走……”许久他开口,低沉的音调在寂静的空间,显出了别样的……阴森。

程方佳是家里的老大,在她之后妈妈又生了两个龙凤胎,弟弟是个小胖墩,妹妹天真可爱,家里的变故让两个娇纵的小家伙也懂事了不少,最起码听保姆说,程方佳一夜未归,程明远和程安安都老老实实的吃饭睡觉。

程明远是弟弟,程安安是妹妹。

程方佳也是喜欢这两个小家伙的,所以一进门就一人来了个大大的熊抱。

“美人你昨天没回来,我们都乖乖的,很乖很乖的。”已经自认为是个小小男子汉的程明远害羞的接受程方佳的狼吻开口道。

“是呀,已经连续二十九天没有尿床了,真是创了记录。”旁边的程安安拆他的台,扭着身子往程方佳怀里蹭。

对于母亲难产早逝的他们来说,一向温柔的姐姐就像母亲一样的存在。

“哪……哪有……”小胖墩华丽丽的脸红了,握着小拳头想反驳,可是怎么想丢脸的都是自己,憋的脖子都粗了,最后头顶传来一个轻笑,下一秒他就被提溜起来,一个慌神,就落入了陌生的怀抱。

程明远睁着小黑亮亮的眼睛看他,有些不明白这个帅气的哥哥为什么抱自己。

胖胖的小人呆滞的别样可爱。

赵明远轻笑,手指伸出刮了刮他的小鼻梁,嗔怪道:“小坏蛋,刚才还陪你玩,现在就把哥哥忘记了。”

玩?

小胖墩歪了歪脑袋,下一秒眼睛一亮,小短手指着那般惊喜的开口:“小丑叔叔……”

“噗嗤……”顺着看到旁边的小丑面具,程方佳控制不住的笑了,实在难以想象温润的赵哥哥扮小丑的样子。

被笑话,赵清明的俊脸出现了些许的囧态,不过瞬间反应过来,含笑宠溺的看着她。

现在对他来说,阿程的笑容,是最灿烂的风景。

“小丑叔叔偷看姐姐,羞羞……”程明远捂嘴偷笑,黑亮的双眼轱辘轱辘的转,狡黠的像只小老鼠。

赵清明微囧,有种心事被发现的紧迫,但不可否认心底有些窃喜,期望的看过去,程方佳已经带着妹妹去了厨房,留给他的只有佳人忙碌的背影。

稍稍失望,随即又恢复正常。

因为程方佳已经端着盘子出来,小小的安安在她腿旁边兴奋又故作矜持的跑来跑去。

“吃饭了……”程明远兴奋的回应,小短腿扑腾几下溜下去。

赵清明缓缓跟在后面。

早饭是保姆准备的,程家一贯的风格,稀粥咸菜油条,两个家伙还小,所以桌上是煎的焦黄的鸡蛋。

现在的程家已经不像之前的繁盛,所以程方佳有些窘迫的招待道:“赵哥哥,粗茶淡饭,你不要介意。”

“不会。”此时的赵清明已经坐下来,帮小胖墩坐上小板凳,嘴角勾起的是温润的弧度。

事实上只要是阿程的,怎样他都不会嫌弃。

那就好……

程方佳心里闪过一丝释然,松了一口气坐好,偷偷在底下给欧阳天发短信。

“邻居家的哥哥来了,中午就不陪你吃饭了。”

那边,冷着脸的欧阳天制止了一众高层的汇报,拿出震动的手机,浏览,本来就阴暗的俊脸……更黑了。

“啪……”

突兀的手机摔到地面的响动震惊了众人,正在汇报的财务部长以为自己哪里出了差错,豆大的汗粒从额头滑落,险些吓尿。

“继续……”欧阳大总裁的怒火蓬勃,却又好像只是一瞬间,下一秒恢复正常,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寂静的会议室响起,平静又暗藏风暴。

吃过饭,又聊了会天,赵清明走的时候,时钟已经稳稳当当的指向了十六点。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